毕竟已经是28岁的人了

2020-06-16 01:09

最重要的是,两人的财物都是在岸上被发现的,且小穆朋友老公的钱包中现金不见,再加上手机定位都是在岸上,所以穆立晨认为“失足说”似乎站不住脚,可能是两人遭遇了抢劫。

济南警方表示,两具遗体发现于同一条河中,经初步勘查,穆某尸体衣着完整,无明显伤痕。

事后,烧烤店的店员向警方透露,王女士走后,剩下的四个人断断续续喝了有30瓶啤酒。

餐后,小穆与王女士的丈夫一同失踪,两天后在当地小清河内发现二人遗体。

家属为了寻找答案,查找事发时的监控并重走两人失联前走过的路段,试图还原事发当晚的细节,但两人是遭抢劫还是因救人落水,至今仍无答案。

王女士回忆,8月29日晚上,她和丈夫及丈夫同事一起招待了小穆,几人在济南历城区华山镇的小清河旁一家烧烤店内喝酒吃肉,王女士因照顾生病的孩子先行离席,她没想到,就此别过之后,她怀里的孩子从此将没了父亲。

自6年前一场车祸夺走父亲生命后,小穆和妹妹穆立晨与母亲相依为命,也因此,小穆姐俩都十分孝顺,失去父亲的伤痛渐渐在家人的相互扶持中抚平。身为大姐的小穆更是成了妈妈的主心骨,家里的大事儿小穆都参与商量。

且事发之后,有小区居民找到王女士,亲口告诉她曾在29日晚上10时30分至11时听到过河里传来惨叫的声音,这与法医鉴定的死亡时间吻合,但没有明确就是求救声。

警方在调查事发现场录像同时,也查看了马路两侧的情况,在事发期间,路边的路人都十分“淡定”,不像是听见呼救声。现在只有居民区的居民表示听到奇怪的叫声。

目前此案未结,警方的尸检报告并没有痕迹证明小穆和其朋友丈夫的死亡是一个刑事案件,想要寻找答案的家属只能通过走访和查找监控试图还原事发当晚的情况。但至今她们只能做出种种推测。

此外,穆立晨随警察走了一遍姐姐走过的路,小清河历城段的两岸都设有护栏和绿化带,小黄杨和月季丛隔开了便道和小清河的护栏,绿化带约有七八十厘米宽,靠近护栏,绿化带中还种有一排柳树,只是绿化带之间是有豁口的,穆立晨认为,在有护栏的情况下,失足的可能性很小。

28岁的小穆8月底去济南访友,随后与朋友的丈夫一同失踪,二人遗体两天后在当地河中被发现。此案至今未结,他们的离世,给亲人们留下太多谜团。

起初穆立晨并不觉得姐姐会有意外,毕竟已经是28岁的人了。穆立晨听说山东一带有传销组织,她起初怀疑姐姐被传销团伙控制或者被绑架,报警之余,穆立晨也在网上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她希望有一丝线索,甚至希望接到绑匪要赎金的电话。最终穆立晨等到的,却是济南警方让家属认尸的噩耗。

小穆的妹妹穆立晨也曾想过,若没有当日的一聚,或许就没有今天的天各一方。但穆立晨透露,王女士与小穆关系不错,两人是在空间里约着见面的,“我姐每条状态她几乎都回复”,这一次因为小穆行程自由,几年未见的老朋友才得以相聚。

8月29日17时58分,身在济南的小穆在微信里给妹妹发了最后一条消息,承诺“第二天肯定买票回家”。再次联系姐姐的穆立晨等来的却是“电话已关机”的语音提示。

穆立晨跟记者描述,8月29日晚上10时30分许,在小清河的便道上,小穆和朋友的丈夫一起出现在监控画面内,下一个摄像头距离记录他们行踪的监控设备约有300米,而此后的监控设备里再没有出现两人行踪,警方怀疑,两人正是在这段盲区发生事故,而吃完晚饭两人为何没有直接回家令穆立晨不解。

今天上午,记者联系了一直办理此案的山东省济南公安历城分局刑警大队韩警官,他表示目前没有对此案的明确定性,工作仍在进行中,不方便解释家属所说,也不能透露情况。

昨天,据穆立晨介绍,两人的财物都是在岸上被发现的。事发后有出租司机捡到了男子的钱包,但里面的五六百元现金已经不在了。

中秋节前一天,小穆的骨灰在房山区窦店镇的一片村中墓地入土,长眠于此的,还有她2008年因车祸离世的父亲。

令人没想到的是,那餐过后,小穆连同王女士的丈夫一同失联,直至两天后他们的遗体先后在小清河内被发现。

警方曾告诉穆立晨,目前无法断定此事就是一个刑事案件,穆立晨把这句话理解为不排除失足的可能性。

家属称两人钱物在岸上被发现 失足落水可能性小 家属怀疑两人遭抢劫

穆立晨告诉记者,她看到监控中姐姐走路正常,看不出醉相,“以我姐的酒量,很难喝醉,除非我在她身边儿!何况怎么能两人一起失足。”

目前,这些居民也纷纷接受了警方的调查,但到现在也没有人直接目击现场。

9月6日,穆立晨到济南接姐姐回家,警方提供了河边的监控录像,这是目前能找到的关于小穆的最后行踪。

8月底北京女孩小穆游玩泰山结束,与济南的朋友会面吃饭,席间,小穆的朋友王女士为了照顾孩子提前离席。

另外警方向她提供消息说,两人的手机定位都是在岸上,但由于事后再没开机,无法继续定位。目前手机下落不明,警方也在寻找手机。

王女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警方曾打来电话给她的父亲,电话里透露过是其中一人落水,另外一人搭救造成的。王女士说,自己丈夫水性很好,在河里挣扎半小时肯定不是问题。而穆立晨告诉记者,姐姐并不会游泳。